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麻辣诱惑败于小龙虾?-美食

发布时间:2019-12-21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
麻辣诱惑高管们出资几十万到100多万不等购买股权的钱,如今全打了水漂。31家被拖欠5000万货款的供应商,现在对麻辣诱惑及创始人韩东很寒心,危机爆发一个多月,他一次面都没露。AI财经社获悉,韩东没有失联,每天都在北京看报道,负面对他影响很大。  自救无门 连日来,多家公司破产倒闭的消息散播新闻头条,李明却顾不了这些,他只关心其中一家陷入危机的公司——麻辣诱惑,被拖欠100多万货款的他,将最终的希望寄托在最近的一次供应商集会上。那是12月11日,多番商讨无效后,31家忍无可忍的麻辣诱惑供应商各自陈述自己的境遇,统计了下他们被拖欠的货款达5000万元,最后达成一致:联合起诉麻辣诱惑。麻辣诱惑,被誉为餐饮界“黄埔军校”,从川菜起家,以小龙虾闻名,旗下三个品牌曾风生水起,单热辣生活线上外卖销售就超10亿元,如今却深陷漩涡。来自大米、水产、调味品、包装材料等领域的供应商们有备而来,带来了麻辣诱惑开具的支票、欠款确认函以及各种相关证据,现场欠款最多的一位供应商有420万元。“公司出事了,创始人韩东从头到尾都不露面,实在没有办法,我们只能起诉。”此前,为了追回欠款,供应商们对扮演协调角色的韩东哥哥韩旭很是客气,不敢轻易得罪他。但这一次,他们打算撕破脸,请来相关律师,走上集体诉讼的道路。供应商最后的耐心,被12月4日的新还款方案耗尽。这天,韩旭照常出现在麻辣诱惑总部,从江苏、四川等地赶来的供应商们,殷切期盼着,然而最后的希望却被现实无情击碎——新方案将还款周期延长了10个月。尽管韩旭声称:“公司还在正常经营,欠款肯定会还上”,但供应商们已不再相信:“韩旭言行不一,口口声声要振兴,实际上却在一家家关店。”“我们正在考虑要不要起诉麻辣诱惑涉嫌诈骗。”一名供应商对AI财经社说,已经到期的银行支票均无法兑现,大家打算联名起诉它。还有供应商称,面对债权方的起诉,麻辣诱惑选择不应诉。麻辣诱惑还有没有救?供应商在其总部发现了一张“辣嗨加盟方案”,显示麻辣诱惑计划以免加盟费的方式让“辣嗨”独立运营,再以辣嗨经营所得利润的30%来支付历史欠款。照此规划,韩东控股的北京麻辣诱惑酒楼有限公司若度过危机,则麻辣诱惑可考虑收购辣嗨;若发生危机,则辣嗨可独立存续。其实,辣嗨只是麻辣诱惑众多债主之一。AI财经社获悉的一张《以物抵债协议书》显示,2018年8月20日,麻辣诱惑(此处指“北京市西单麻辣诱惑餐饮有限公司”)向辣嗨(全称是“山东辣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”)借款2420万元,由于2019年8月24日到期未还,需要以物抵还借款本息2710.4万元,抵偿物包括北京市西单麻辣诱惑餐饮有限公司的股权、固定资产、其他财产等。欠款的麻辣诱惑为何单单与辣嗨签订协议?不少供应商表示:“这是麻辣诱惑在进行资产转移,想把公司变成空壳公司”。虽然这一判断未经麻辣诱惑证实,但据前员工赵林透露,2019年10月下旬,有近20人从麻辣诱惑辞职后,入职了辣嗨,他们能拿到10月下半个月的工资。AI财经社查询天眼查发现,辣嗨与麻辣诱惑在股权上没有直接关联。山东辣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,法人是任维娟,实际控制人为占股95%的王娟,与麻辣诱惑没有直接联系。诡异的是,辣嗨全资控股的5个子公司,除了2家由韩东妻子杨涛担任法人的公司外,其他3家都成立于2019年6月或9月。让供应商更愤怒的是3000多万元的空头支票,8月麻辣诱惑已资不抵债,却以此要求他们继续供货,AI财经社多次联系韩东求证,后者没有回应。溃败的三座山 早在2002年,韩东创立麻辣诱惑时,其还是一个主打川菜的餐饮品牌,凭水煮鱼、毛血旺为人所知。2011年,韩东察觉到小龙虾市场的复苏,大力推进研发,并于2014年正式进军该领域,不久后又成立麻小外卖品牌。由此,韩东的餐饮生意正式结成三张大网——大型餐饮店麻辣诱惑、主打小龙虾的小型门店热辣生活、专供线上外卖的站点麻小外卖。转攻小龙虾后,麻辣诱惑餐饮店也被小龙虾盘踞,小龙虾成了韩东生意经的一张名片。未曾想,小龙虾最终成了韩东的死穴。多名供应商和前员工告诉AI财经社,看似麻辣诱惑出了大问题,其实热辣生活先出事。赵林透露,热辣生活5月到8月的销售占全年的60%,冬天只占10%-20%,季节性很强,加上2019年消费不景气,热辣生活日子很难过。“麻辣诱惑餐饮店后来专门从热辣生活订购小龙虾,相当于关联交易,累计有1.2亿元左右,但也没能救得了热辣生活。”供应商李冉较早察觉出异常,他和麻辣诱惑合作了6年,2017年以前每到年底都能清账,2018年年底开始拖欠100多万元,2019年年后陆续拖欠累计达210万元,“今年虾便宜,按理说利润蛮高,万万没想到八九月后一分钱都没打。”供应商的情绪在11月集中爆发。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11月中下旬起诉麻辣诱惑冻结其账户时发现,该公司对公账户只剩17万元,而8、9、10三个月的流水是6000多万元,包含北京西单麻辣诱惑餐饮有限公司、北京麻辣诱惑食品有限公司、天津热辣食品有限公司三家公司。“8月后没给货款,员工工资没发,所有进账居然消失了。”而追究麻辣诱惑经营不善的原因,小龙虾策略及管理失误造就的高成本,成了最直接的导火索。李冉觉得很惋惜,“韩东其实有很好的机遇,麻辣诱惑在埃及建厂的2016-2017年,国内早春和冬天的虾价特别高,七八十元一斤,很多企业苦不堪言,但麻辣诱惑的虾很便宜。”他也从肯尼亚和埃及拿货,发现埃及虾成本价每斤只有3元,从埃及开罗机场到北京首都机场航空费是3美元/公斤,加上清关费1.2美元/公斤,合计成本也就18-19元/斤。后来,为了进一步压低成本,采用油冻虾海运的方式,一个100吨的集装箱海运成本才8000美元,相当于每斤海运成本不到0.3元。但这也带来一些弊端,用李冉的话说,小龙虾吃起来有“猪油味”,造成生意滑落。此外,当地野生虾瘦小,品质也不稳定,“去年有段时间虾的腥味重,今年有段时间肉质干柴,都是工艺出了问题,而国内加工工艺相对成熟,品质不稳定的情况相对较少。”赵林告诉AI财经社。到后来,大家来麻辣诱惑不太吃小龙虾,改吃便宜好吃的川菜,“杨涛(韩东妻子)强调公司的产品出了问题”。麻辣诱惑大老远折腾来的虾并没有降低多少成本。李冉透露,由于养殖周期的原因,国内虾只在正月到清明期间很贵,但5-8月都很便宜,只有10多元一斤,且品质好,全年摊下来麻辣诱惑的非洲虾反而比国内贵。用前员工赵林的话说:“国内虾的综合成本比国外低10%-15%,目前麻辣诱惑的非洲工厂已从四个减到一个,剩下的还从2019年6月起处于半停工状态。”此外,麻辣诱惑管理上的无序和强势也推高了成本。李冉称,麻辣诱惑习惯性拖款,给供应商很大压力,“一提到他家,就说要发高价,不然不发”。加上部分采购人员不专业,不识好货,供应商乘机抬价又进一步导致损失。这也让采购员赵林苦不堪言,“麻辣诱惑没有信誉可言,给供应商的账期从1个月拖到2、3个月甚至半年,结果供应商加价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而就麻辣诱惑餐饮店而言,转型小龙虾后也与其高端商场店定位格格不入。小龙虾是街头夜宵,而商场店的夜生活到晚上10点就打烊,况且租金很高。“像北京的汉光百货店、君太百货店,以前一个店900平方米,每平方米每天租金70元,光一年租金和物业费就有1000多万元,人流量再大生意再好,也挡不住这么高的成本。”李冉透露。膨胀的野心 创始人是公司的一面镜子,麻辣诱惑走到今天,与韩东的为人处世及自身性格息息相关。多位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,“麻辣诱惑搞成现在这样,主要是步子迈的太大,想上市,拿融资就疯狂开店,结果产品出问题,资金链也断裂了。”两年前的韩东还是踌躇满志的,尤其是2017年想上市的热情达到高潮。当年,热辣生活拿到1.4新闻网亿元B轮融资,年底门店开到80家,麻辣诱惑也在非洲建厂完毕,一切都在扬帆前行。很大程度上,上市是中国企业家树立功名的一个里程碑。而跳远运动员出身的韩东,更是受到中国竞技体育争夺第一思想的影响。相比同龄人,他或许更明白竞争的残酷和领奖台的风光。和韩东有五六年交情的朋友田云告诉AI财经社,韩东小时候上学常背着铲子,放学后就在路上刨个土坑,当成落地前的缓冲沙坑,来苦学跳远。进入商业领域的韩东,同样不加掩饰对某种欲望的追求。闻名簋街的胡大小龙虾是京城一绝,韩东在和胡大争抢货源时,曾这样吩咐手下:“只要有胡大的地方,我们的价格就要比它高,把它搞死!”对韩东颇有怨言的李冉还是佩服这个合作者,“韩东有很高格局的,别小看他,如果一年想挣几千万元很容易,把不挣钱的店关了就好了,但他想上市。”在商业领域,野心是天然的自我驱动力,但一旦过度,也会导致一系列动作变形,而上市梦想只是助长野心的小小催化剂。放到更广泛的公司经营层面,韩东也有一些局限性。麻辣诱惑常被称为餐饮界的“黄埔军校”,这个称谓毁誉参半,既映衬这家公司曾经的辉煌历史,也显露了人才的高流失率。JAPAN在线播放HOME留不住人,用马云的话来说,无非是钱没给够,心受委屈了。韩东曾经参加过金错刀饭局的访谈,主持人事先给了几个贴标签的纸条,诸如任性较真、霸道不讲理、大男子主义、固执刻板、情商低、暴脾气、细节狂魔等,然后问韩东最不喜欢什么标签。韩东神情严肃,拿起“情商低”的纸条撕成碎片。主持人惊问为何要撕纸条,韩东挺起胸膛,回应称:“情商低是个主观词,要把事情做好,有时不得不折磨自己。”在不少跟了韩东十几年的人看来,韩东最大的缺点恐怕是“性格上不相信别人”。不光公司财务签字由老板娘杨涛掌控,连门店管理上也难以放权,对于一些门店的选址固执己见,最终碰得头破血流。面对跟了多年的管理层,很多公司创始人会直接馈赠公司股权。而据李冉透露,热辣生活融资时,韩东要求整个管理层出钱拿股权,其中副总裁孟涛出了90万元,其他几十个高管出资几十万到100多万不等,这些钱最终都没收回来,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前员工赵林的验证。“孟涛在办公室和韩东大吵,说像你这样员工工资不发、供应商货款不结,我们投入的资金也不给,就没法玩了。“说完便走了。AI财经社联系孟涛,对方回应称,现在不太方便,以后再聊。如今,走投无路的供应商决定联合起诉麻辣诱惑,他们对韩东的行为很寒心,“都合作那么久了,哪怕你出来说一下现在有困难,我们也不会怎么着,但到现在韩东和他老婆一次面都没露。”田云透露,麻小外卖将作为最后的火种被保留下来,作为麻辣诱惑在未来的延续。麻辣诱惑出事后,田云没有选择离开。“现在他(韩东)还在北京,没有失联,每天都看报道,负面新闻对他影响比较大。”(文中李明、赵林、李冉、田云等皆化名。AI财经社刘碎平对此亦有贡献。)


上一篇:天冷嗦粉!说说贵州羊肉粉的“四大门派”-美食
下一篇:没有了

热点资讯

供应信息

版权所有 世界特产网
浙ICP备11009535号-3